区块链定位数字主权,探索基础设施高速路

早在2016年,《中国区块链技术和应用发展白皮书(2016)》就已发布并与人工智能等并列写入《“十三五”国家信息化规划》,为区块链的发展翻开了里程碑的一页。

以而近期来自高层关于区块链的标志性讲话,更是让区块链热度大幅提升。但是与近两年的区块链热不同,此次不再是炒币的狂欢,更像一次区块链踏踏实实的落地和探索。

《区块链定位数字主权,探索基础设施高速路》

创新竞争 抢占战略制高点

在区块链、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驱动下,数字经济正在成为世界经济的新引擎。来自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年底,我国数字经济规模达31万亿元,约占GDP的1/3。

未来竞争已转向数字经济领域,核心技术成为新的竞争关键。世界各国纷纷布局,抢占先发和制高点,竞争也日趋白热化。

澳大利亚、韩国等国制定了产业总体发展战略;美国正在不断完善与区块链技术相关的技术探索与应用;欧盟努力把欧洲打造成全球发展和投资区块链技术的领先地区,加快研究国际级“区块链标准”。

据报道,加拿大、日本、英国、新加坡等国的央行也都已经从事多项区块链大型实验并且公布实验报告。

在2014年,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团队对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货币进行了探索,获得专利已达74项,基本涵盖了数字货币的所有功能,如:兑换、钱包、存储、支付、结算等。

在竞争中,中国正在成为领跑者。根据全球知识产权产业科技媒体IPRdaily发布的2019年全球区块链企业发明专利排行榜,入榜前100名企业中,中国占比63%,美国占比19%,日本占比7%。

Facebook(脸书)CEO马克·扎克伯格在关于加密数字货币Libra白皮书的国会听证会上多次重申:中国金融支付技术正在超越美国。尤其是提到要考虑中国央行的数字货币。“如果中国金融系统成为越来越多国家的标准,那未来美国很难实施制裁和各种保护措施。”他担忧地说。

国内专家认为,在区块链未来布局的关键时间点上,中国高层此时的发言和战略规划推进为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带来了绝佳的契机。规划不仅强调明确了区块链的主攻方向,更是剑指产业变革和产业创新,吹响了进军的号角。

喧嚣尽头 基础缺失隐忧犹存

与新生事物相伴而生的乱象总是不可避免。譬如,打着区块链旗号的炒币乱象便是如此。不少投资活动借着区块链概念进行炒作,实则是非法集资、传销、诈骗的庞氏骗局。在各种贪婪助推下,炒币演变为“割韭菜”的狂欢。

但区块链不等同于比特币,更不意味着炒币。在数字经济的时代,区块链让数字资产实现可信流转,从基础层面大幅度提升了数字化效率,能够促进数据共享、优化业务流程、降低运营成本、提升协同效率、建设可信体系,推动产业变革升级。

蚂蚁金服董事长井贤栋强调区块链的技术魅力在于建立经济数字化趋势下的信任体系,这是未来数字经济的基础设施,将支撑数字经济参与者的高度协同,从而完成从信息互联网到价值互联网的飞跃。

作为区块链建设的一分子,恒昌首席技术官方亮博士认为,政策规划已为未来区块链技术在国内的发展定下了主基调。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突破口,未来区块链将是建立中国数字主权的桥头堡。

目前很多人对于区块链的认知比较模糊,还停留在炒币的阶段。有着十年硅谷企业软件和互联网工程架构及管理经验的资深大数据、云计算专家方亮博士,在硅谷的开源社区曾担任技术开发工作,对区块链技术有着深刻的理解。“起初,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比特币包括以太坊的功能,相当于人们对开源社区程序员开发的新技术或程序的一种‘打赏’。当时很多人并没有太在意区块链的防篡改、去中心化等用途。随着比特币价格的暴涨,关注它的人从极客圈逐步向外扩大,也吸引了更多挖矿者和资本的关注。到后来,炒币的乱象也从币圈向圈外蔓延。”

“其实,区块链是分布式计算的应用之一,通过分布式方法来建立可信机制。“目前来看,区块链技术在解决防篡改、去中心化等问题上,还只是一种理想。比如,基于区块链的代币在运行的过程中,常出现丢币的现象,甚至当算力达到51%时,基于区块链的代币就能够被篡改。”方亮博士解释道。

任何技术都不是完美无缺的。20多年来,互联网1.0发展至今,已经形成了全面垄断的局面。互联网技术也显现出了诸如隐私保护难、防篡改难等问题,这些问题的出现表明很多互联网技术的发展背离了互联网的初衷。而区块链技术的出现则有效地解决了这些问题,进入互联网的2.0时代,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将极大地推动互联网技术的安全性,成为数字化征途上的基础设施建设。

“因此,无论是在技术创新突破上,还是在第二代互联网基础设施的建立上,我们都非常需要区块链这样的新一代技术,建立我国的国家主权区块链已经迫在眉睫“,方亮博士表示。区块链是未来数字化之路的基础设施,如果说5G技术解决的是数据如何传输的问题,区块链则解决的是数据如何存储得更安全的问题。

从区块链的发展历程来看,区块链正在从2.0向3.0的过渡阶段。区块链1.0以数字货币为典型特征,2.0时代以智能合约为典型特征。3.0时代是以基于规则的可信智能社会治理体系为典型特征。

“仔细推究,区块链的技术架构及组织形态实际上反映了整个社会的组织形态。从西方‘舶来’的区块链技术更像是西方无政府主义的组织形态,它不符合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社会治理架构。因而,我们需要重新设计一套符合我国国情的区块链架构,这也正是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数字主权的用意之一。”方亮博士指出,从技术上来看,我们要把区块链的基础设施进行改造,包括它的存储方式,这样区块链才能在中国落地生根,更好地服务整个经济社会。

事实上,区块链不仅仅是一项改善生产关系、提升生产力的技术,更大的价值在于通过“区块链+”改变经济社会发展结构,引领人类真正进入数字经济时代。

他指出,现阶段,除了伴生的乱象,真正制约区块链发展的是由于仍处于发展初期在技术及应用方面的基础缺失,在技术、安全、标准、监管等方面都需要进一步发展完善;在应用环节,仍有效率较低、成本偏高、隐私保护、信息安全等问题,距离大规模商业应用还有差距。

回归本质 定位服务实体

在“全民区块链热”的当下,找准区块链的准确定位,对区块链的应用发展保持理性认知最为重要。区块链是一种对经济社会影响巨大的新技术,但不是“万金油”。

“只有踏踏实实地对区块链技术进行自主创新,引导区块链技术与产业深度融合,降低产业成本,提高产业链协同效率,构建产业诚信环境,推动传统产业升级,提升社会运行效率,才能迎来光明的未来。”方亮博士说。

目前,区块链技术应用已经延伸到数字金融、物联网、智能制造、供应链管理、数字资产交易等多个领域,正深刻改变着互联网及银行业、证券业、保险业、会计税收、法律服务业、文化创意业、物流业、医药卫生业、电力业、和制造业等等行业。

区块链在金融领域的探索更是先行一步。据统计,区块链技术已在数字货币、支付清算、票据与供应链、信贷融资、金融交易、证券、保险等金融细分领域均有落地的应用。

举例来说,恒昌经过近两年多的研究推出了异次源区块链,通过联盟链技术,以及智能风控和信贷模型能力,将恒昌在互联网金融领域和国内国际市场8年深耕的实践经验,沉淀在异次源区块链上。其在全国以及东南亚开展信贷业务的黑名单信息记录,可以通过区块链形成行业的数据共享模式。

一方面,恒昌利用区块链技术,整合并打通各平台信贷行为异常的失信人和潜在失信人的相关合规信息;另一方面,未来有望作为对接同业,形成同业数据共享的新局面。

在数字经济蓬勃发展的时代背景下,数字技术正在全面重塑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但是区块链的发展更要回归初心,只有这样,未来数字经济的基础设施才能支撑数字经济参与者的高度协同,从而聚众探索出创造真实价值的区块链应用场景,实现区块链生态的良性可持续发展。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