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巍:区块链的拐点

《王巍:区块链的拐点》

王巍|中国并购公会创始会长

大家好!今天演讲的主题是《区块链的拐点》。

为什么叫拐点?最近大家都知道,由于中央最高领导在政治局学习会议上提到了区块链,把它作为一个主题,而且提到它是一个核心技术,一下子把区块链这么多年来起起伏伏的势头突然变成了大众最为关注的一个词汇。这是一个巨大的变化,但这个拐点是拐上去还是拐下去我不清楚,因为到现在为止,我们仍然在关注这个事情,所以我想从我个人的体验来讨论一下分享什么叫区块链拐点。

01

区块链的概念-重构信任机制

首先,区块链概念大体的演进。到现在为止,我们认为区块链的核心还是按照四年前《经济学家》的封面叫“信任机器”,区块链的核心概念始终在这儿,是我们区块链重造人类社会文明的基础。

人类几千年前能够形成社区、能够发展、能够建立文明的起源就是在于人之间的信任,没有信任没有交易、没有权威,不会形成一个社会、一个村落、一个国家,包括军队,整个现代文明的基础是一个信任,但这种信任是外来的,早期是暴力的,是权威,后来是各种权威披着很多比较文明的外衣,比如中央银行,民主的政府,或是权威的政府。我们几千年来生活在这种权威的控制之下,出现问题大家首先是检讨自己,不会怀疑权威,这是几千年来的习惯。

在现代文明进入互联网社会以后情况就不一样了,所有的信息来源已经不再从权威来,而是来自于四面八方,变得平行化,特别是2008全球出现次贷危机出现以后,一大批人认为,中央银行的权威崩溃了。因为曾经最相信的中央银行垮台了,全世界控制不了,美联储给全世界导致这么大的危机,西方只能重新建立权威。

2008年同时有一个标志,就是一代接受互联网的年轻人成长了,他们是有选择的,不再接受外来的赋能,他们自我赋能。这批人经过长期的磨合之后,出现了突破,就是所谓中本聪的白皮书,他核心谈到了P2P(peer to peer),可以完成人们的信任,而且这种信任不是靠情感,不是靠权威,是靠完全冰冷冷的技术。

严格来说,区块链出生在2008年,现在十年了,通过信用来改变,用技术取代权威,重建人们信任的基础,这是所谓的革命。所以第一代互联网核心是提供免费信息。第二代互联网是可以实现资产的价值的转移。信任,区块链的核心就在这儿。

我们谈P2P,在中国衍生了很多互联网金融,它不是严格意义上区块链的P2P。曾经我们都在创新的情况下给予了最大的支持,因为我们在学习、在尽力赶超全球同行。但是整个金融体系是非常脆弱的,我们没有注重底线安排,所以最近几年出现了大量的问题, P2P现在臭大街了,但原本P2P的概念始终是伟大的,中本聪白皮书的核心就是P2P。

在中国一旦创业失败,政府很容易把危机归结到创业者身上,所以一大批创业先锋今天就成了先烈了,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创业环境,在这种环境下我们谈中国的科技创新、谈中国的“双创”,是非常讽刺的。这几年由于政府呼吁创新,推动一大批年轻人,没有经验的年轻人冲到这个行业里,然后笼统地一棒打死,这样的政策如果不做检讨,我相信区块链还会这样,有一大批打着区块链名义的创业者冲进来,最后一大批还会成为先烈。所以我们需要关注,什么样的监管环境能给创业者提供什么样的机会。

02

区块链的发展需要摆脱极客心态

现在我们谈到区块链早期,大家都在谈区块链怎么赚钱?在中国大家做生意非常功利的,我们所有人做事背后都是功利的计算,所以区块链刚刚起来,所有人关注的目标都是怎么赚钱。20年前互联网到中国的时候,我们那个时候没人关心它,因为我们认为它不登大雅之堂,无非发发邮件、看看新闻而已,我们没有抱太大希望,结果不知不觉,20后它控制了整个社会,我们所有人离不开互联网。

我经常谈电的概念,一八四几年就发明了电,花了差不多60年才让人理解电灯,电灯是一八八几年发明的。当时在纽约贵族社会中,蜡烛晚宴,街头是煤气灯,这个时候你告诉他拿两个钨丝碰一碰就发光,你告诉他这是未来,没有人相信。

那个时候宣传电的概念是多难的事情?就像今天的区块链一样,非常难,特别是我们推广区块链,一大批人特别年轻,没有社会经验,用极客的心态来讨论,把一个事情说得极其复杂,说了这个算法、那个加密的方法,让所有人听得云山雾罩,严重阻碍了社会界接受互联网。我一直在跟很多领导谈,你不要关心技术的要点,我们所有人都会用手机,但是很少人知道手机的信号怎么发出的,里头800多个零件互相之间产生什么了什么样的耦合作用,跟电视一样,没人关注电视怎么发射信号,会用遥控器就行了。

所以现在不应该是极客来宣传,而是用老百姓的语言告诉怎么应用区块链,而不是什么算法。现在我们需要一大批人从极客心态中摆脱出来,要更多地讨论区块链的核心意义,所以我们谈区块链自组织机制,就是P2P导致我们摆脱权威,摆脱情感之外,我们这个社会可以自我组织。自组织,这是区块链的核心意义。

如何把一个庞大的机器变成千千万万个分散的、分布的,多中心的,可以自我耦合、自我形成的组织,拆开一块,其他照样发展,可以造成价值转移的互联网,我觉得这是区块链的核心意义。今天要在这个意义上重新构造我们的商业社会和社会组织。

关于贪婪和欺诈。所有人都说搞区块链有很多欺诈,其实不仅是区块链,几千年来任何的创新一定会有欺诈,这和人的贪婪有很大的关系,贪婪是社会进步的动力,如果人不贪婪,人类仍然在丛林里头,不会走到世界去探索。把贪婪驾驭在损害别人的基础上,去助长自己的贪婪,那就出现欺诈。对贪婪要保持正面心态理解,人类没有贪婪不会走到今天,不要盲目批评贪婪,一大批人做区块链的人赚钱,可以引起全社会一定层面的关注。

我觉得除非蓄意诈骗,早期这批人都是值得我们尊重的。一定不要打击年轻人的贪婪,不要对他们赚钱眼红,只有他们赚钱了,才让大家看到未来是有机会的,你赚钱要赚所谓的天地良心,不能拿别人的钱变成自己的钱,这就叫打破了金融底线,金融其实很简单,就是你要知道金融的钱是别人的钱,不是你自己的钱。很多人拿了钱就以为是自己的,就出现问题了。

03

区块链的主导权

谁来争夺区块链的主导权?很多人都谈区块链,高层也关注区块链,高层关注的区块链角度和你关注区块链的角度是不是一致?即便我们中国区块链应用研究中心50多位理事,每个人看区块链的角度都是不一样的。

谁对?没有结论,只能靠历史判断,你就不忘你的初心,按照你的方向走,这个市场之所以是好市场,是因为大家看法都不一致,如果看法都一致,步调一致,那就不是市场,那是军队,是集权,所以我们希望今天在座的所有人不要告诉我谁的区块链的概念是对的,你们都对,你们都在往前走,每个人都在长跑,谁跑到最后我不知道,这才是一个真正的市场。不要强加于人,把你的区块链概念传导给别人。就像盲人摸象一样,每个人都在摸,我们不知道,我们只是看到远处的光明,这个光明应该在哪条道走?

千军万马都各有各的道,遇山开路,遇水架桥,不要告诉我谁是先知,谁有最正确的道路,重要的是我们所有人都在努力,即便你失败了,也是为我们整个区块链的文明作了贡献,因为告诉这个此路不通,也很重要,我们也尊重失败者,而不是一失败了就把他送到监狱去,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一个观点。

04

为何是天秤币?

天秤币为什么火了?包括中央也开始学习。美国人突然率先提出来用天秤币做支付。这个建在区块链的基础上的天秤币有人认为这不是真正的区块链,这不重要。核心在于发起方是商业公司,不是银行。Facebook是一个非金融机构,是一个普通的企业,一个企业居然提出了一套支付系统,而支付的核心是颠覆了法币,这是巨大的挑战。同时又宣称自己是搞真正的普惠金融,让各国有了危机感。同时也倒逼了中国政府对数字货币的关注。

现在谈到核心技术,大家都谈区块链是核心技术,什么叫核心技术?核心的解读是不一样的,我解读的核心技术就是对我们现在垂直的、集中的管制系统的挑战。它有可能会改变整个社会的自组织系统,监管和区块链自治之间必然也会有一些博弈。

05

货币起源与颠覆性应用

为什么大家现在谈货币起源?很多人的货币起源观念认为,货币是交易形成的。现在人类学家的研究中,从来没有交易自动发生的,都是强力发生的,因此货币不是交易产生的是权威制造的。

公元前1500年的货币,之所以成为货币,是印了一个权威的埃及王朝的印戳,没有这个印戳都不是货币,所以货币是权威制造的,不是交易产生的。今天的数字货币也是一样,不是靠私下权威勾兑的,而是靠中央银行政府确认的。有了数字货币以后当然就有数字资产,就可以进行货币交易。从业者可以在后期做很多交易层面的功能。

现在谈一下区块链的颠覆性应用,区块链很多今天谈的应用都不是颠覆性的,很多并不是非区块链不可。尽管大家不断谈到的溯源和认证,不用区块链照样可以溯源,不用区块链照样可以认证。但是我们用区块链的方式会开拓一个更深的层面,会形成一个不可篡改的,可以互相耦合的自组织。这个场景是不一样的,所以大家在尝试。很多人谈到区块链的应用,现在成功的应用就是P2P成功应用了。

非功利性的成功有太多,四年前我第一次接触比特币,美国司法部的检察官讲,如何用区块链方式追溯80多个哥伦比亚的毒枭,最后全把他们抓起来了。另外我一直谈海地政府三十多岁的总统,他是海地的外交部长,在30年前海地大地震的时候,整个城市几乎全部摧毁,他是外交部长,年轻勇于接了总理的位置,当时最大的问题是整个海地全国人口的数据全没了,所有人都报自己资产损失多了,而且没有任何资料佐证,后来他就用了区块链概念。

任何一个人你说你有多少钱,你必须找到七个人认证,如果有一个认证失败的,你终生没有机会申请国家的补助,这一条简单的规则,就使得当地400万人口当中70%的人在两个月恢复了基本的资产清算。要求互相认证,这是区块链的概念。

06

脚踏实地,不忘初心

我们现在需要什么?简单来说,今天对区块链要求非常苛刻,要求它赚钱,要求功利性,而且要求所有人解释清楚,要理性,要判断它的未来什么样。就像我们对一个两、三岁哇哇大叫的小孩,要求给他赋予未来一生的定义一样,完全不现实,是非常苛刻的。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的创业者前赴后继,仍然顶着巨大的压力创新,是非常不容易的,所以我是向你们致敬。同时我呼吁大家放弃极客心态,用老百姓的语言来更多地关注应用场景,不要强调货币。

只要你有激情、有视野、有执着的精神、有能力,你也能在被打压的行业中作出出类拔萃的贡献。我觉得在座的很多人士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生存的,你们才经历一个周期,我们都经历了四五个周期,所以来日方长,不要为一时的被污名化或者被重视产生太多的变化,重要的是,按现在的时髦的话说叫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做你们创新的事情。

区块链这个行业才仅仅十年,还很年轻,还很幼稚、很青涩,但是我们相信在座看到了未来的曙光。这个曙光可以引导你走出去,走到大海,发现了新大陆,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麦哲伦是发现太平洋,这三位成功了,可是几十万人死在路上,这就是创业的残酷,也是创业的辉煌。

我作为中国金融博物馆理事长希望把你们记录在历史,记录为一个成功者,无论你是不是赚钱、是不是得到了世俗的认可,但是我知道你们在路上,你们在奋斗,我为你们鼓掌与欢呼,谢谢大家!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