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常识就没有共识--认知区块链常识是实践区块链的前提

此文为著名经济学家、数字资产研究院(CIDA)创建人朱嘉明为高承实新出版专著《回归常识–高博士区块链观察》所作的序

 

2019入冬以来的中国,天气变冷,与区块链概念相关的各类活动,从研讨会、培训到区块链项目的开发,却呈现持续升温的状态,即使用“热火朝天”描述也不为过。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更需要用科学和理性精神审视区块链底层技术构架、历史沿革,以及区块链在经济,特别是在货币金融领域的实践。非常值得庆幸,高承实博士基于自己对区块链技术和应用的参与、经验和观察,撰写《回归常识》一书,以区块链技术基础原理、区块链对现代产业的影响模式、以及区块链与数字资产和数字货币的关系为主线,试图呈现和说明在过去十年人们关于区块链所关心和困惑的基本问题。按照高承实博士的书名,这些基本问题,应该属于理解区块链体系的“常识”。 

那么,《回归常识》究竟了提出了哪些“常识”问题呢? 

1. 区块链的本质。区块链首先是一个“系统”,区块链也是“分布式数据存储、点对点传输、共识机制、加密算法等计算机技术的新型应用模式”。区块链的本质可以概括为:通过数据的全网一致性分发和冗余存储,实现数据的公开透明和不可篡改,在系统层面降低了信息不对称,使业务流程可以基于新的信息获取能力实现重构。并且在信息系统去中心化的同时,通过构建业务系统的去中心化和业务流程的去中介化,实现总体效率的提升和利益的重新分配。 

2. 区块链“去中心化”的内涵。“人类社会发展几千年,从来不存在完全的无中心状态,也从来不存在完全的中心化状态”。区块链的“去中心”仅仅包含两个层面:其一,基于数据占有层面,区块链系统要去掉原来系统中的数据中心或数据管理中心;其二,基于业务流程层面,在实现数据共享并重构了业务流程之后,那些不再被需要的原来中心化的业务环节和业务节点也要被去掉。所以,“区块链的去中心化,与基于业务发展需要的技术和管理上的引导、规范和治理并不矛盾,两者都是在新的技术架构和新的业务架构上,在更宏大的意义上进一步提高效率,让区块链更好地成为服务于人类社会的生产生活不可或缺的手段和工具”。 

3. 区块链与“链改”的关系。区块链技术的发展与应用,最终都要落实到所谓的“链改”,“从狭义的角度上讲,链改是指用区块链的理念和技术,对现有产业的业务流程和社会组织治理机制进行改造”,“对本已固化的业务结构和利益结构进行的重构”,而不是“在现有的业务流程和治理机制上叠加一些新的技术手段”。具体地说,“链改”是在数据占有对等基础上,将原来基于信息不对称基础上建立起来的中心化的业务流程,改造为业务系统的去中心化和业务流程的去中介化的过程。通过“链改”,原本经济或社会系统因为去中介化,不仅实现更高效率,而且将原来业务流程中的中心节点和中介环节占有的利润进行重新分配。至于“链改”的主体,就是接受以区块链技术改造经济组织和社会组织的个人和机构。到目前为止,虽然“链改”成功案例极为有限,但是,并不因此否定“链改”的方向。 

4. 公有链联盟链和私有链的比较。作者认为:公有链、联盟链和私有链,主要是从系统面向的用户对象类型来区分的。进而对公有链、联盟链和私有链做了比较。之后,作者提出:“公有链也不可能是未来区块链应用的主流”,其原因是“公有链的完全开放性,使得公有链系统中不同用户之间的信任关系也极弱,甚至没有信任关系,因此需要依靠更多的规则、协议和代码来建立最基本的信任关系,以维护系统的正常运行。因此,很多需要强信任关系的业务合作,在公有链上很难开展”。而“联盟链将成为未来区块链业务应用的主导”,因为“只有联盟链,通过审批以建立强信任关系,再通过线上数据共享,生成更多的凭证数据和对等信息,在此基础上精简业务流程,减少中间环节,真正改变经济流程和社会治理的业务逻辑和底层架构,以推动整个社会的经济效率提升和社会治理结构改变”。 

5. “通证”在区块链系统中的作用。“通证曾被认为是区块链系统的灵魂,是区块链系统中不同主体所拥有权益的承载”。“在区块链系统中,通证不仅仅是权益证明,通证还是区块链系统中每个个体责、权、利等核心价值的统一承载体”。这样的说法和认知是成立的,但是,却不能反映区块链和通证的全部关系。因为,即使在区块链系统形成的早期,已经存在无币区块链的运行,也就是没有通证的区块链系统,而“这类系统以联盟链为主”。对于私有链而言,“可以有通证,也可以没有通证”。可以肯定,通证相对于区块链系统,存在着不可逾越的局限性,也就是存在通证设计的边界。例如,“在价格理论不起作用的地方,通证往往无能为力”;“在知识经济时代作为主要生产资料的数据方面,由于具有广泛的可分享性,且其边际成本为零,数据分享在通证设计上如何体现和度量,至少在目前没有好的方案”。 

6. 区块链作为“产业”的特征。区块链是一种技术系统,区块链也可以被视为一种“产业”。“区块链自身的产业化是必然的发展方向”。但是,在现阶段很难形成对区块链行业定义的共识。这是因为,区块链正处于形成产业的早期阶段,不同的人站在不同的角度对区块链产业有不同的解读和预期,区块链的落地应用始终非常困难。但是,区块链应是后工业化时代的产物,涉及领域或潜在涉及领域众多,对世界经济和社会形态影响的前景正在逐渐清晰。一旦区块链构成新型的产业体系,对现行的经济制度和产业结构的从微观到宏观的影响都将是革命性的。 

7. 区块链和数字经济。“数字经济的前提是经济的数字化。从大的方面来讲,经济数字化一方面是经济内容的数字化;另一方面是数字基础设施的建设”。技术是实现经济数字化的手段,不论是大数据,按需提供数据存储功能的云计算、边缘计算和IPFS ,以及AI,都可以在经济数字化过程中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唯有区块链具有综合上述技术的张力,成为“区块链是校正经济数字化进程的关键性底层技术架构”。进一步说,数字经济不仅仅是数字化的经济,还包括与数字化的经济相匹配的组织结构、业务流程、制度体制的重构,区块链技术和所支持的“链改”有助于实现这样的目标。 

8. 区块链对于算力行业的意义。本书以BOINC (BerkeleyOpen Infrastructure for Network Computing)的案例,探讨区块链对于算力行业的意义。BOINC是由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计算机系于 2002 年开发上线的大型分布式计算系统,BOINC旨在将全球各地大量个人电脑及智能设备的闲置算力,提供给运行计算密集型应用的研究者,优化计算资源配置效率,已经应用于数学、医学、天文学、气象学等其他领域,是当前全球最大的网络计算平台。“截至2019年3月,BOINC在全世界有超过400万注册用户,每天约6万台活跃的计算机以及约 30 PFLOPS (每秒所执行的浮点运算次数)的显卡实时运算能力,该算力相当于世界排名第五的超级计算机,BOINC 同时也是分布式计算领域最为人熟知的开源项目之一。”2019年8月4日,BOINC发布《算力地球白皮书》,计划通过下一代分布式云计算的基础设施改造,优化计算资源分配。也就是说,通过区块链改造,或者区块链的“加持”,实现算力行业与区块链技术的进一步融合,突破人类生产生活中的计算资源瓶颈,甚至还有可能重新改写“算力”的内涵,拓展“算力”概念的外延,并将完全基于志愿行为的计算能力聚合平台,通过使社会上更多的闲置计算资源获得更加充分的利用,转变为基于商业逻辑的算力聚合平台。这除了使BOINC 获得更大的发展外,“结合了区块链和通证经济的算力,将成为推动人类文明进程的革命力量”。只是,《算力地球白皮书》似乎“只是对原有基于志愿基础上的算力贡献进行了通证化处理,在技术层面针对BOINC 的算力分配和调度进行了优化”,至于BOINC 最终的通证化改造是否可行,能否成功,有待进一步观察。 

9. 区块链和数字货币。比特币是基于区块链的数字货币试验。如何评价比特币?本书的观点是:“目前的比特币由于其共识破裂导致价值下跌,已经完全改变了其发行初衷”。“比特币固定上限的设计,人为地制造了稀缺”。稳定币,不仅是一种信用媒介即债权,也可能具有股权的性质。“稳定币可随时赎回变现是投资者关心的问题”。问题是,稳定币在发行方式、稳定机制、投资方面都存在显性和隐性的缺陷。当然,解决数字货币的安全问题,始终是最有挑战的课题。不仅如此,“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货币和资产数字化”,特别是数字资产和货币货币的交易,势必推动完善政府相关监管,也将推动相关法律体系的调整。 

10. 区块链技术的局限性。在短期内,区块链很难实现技术难点的根本突破;还需要汲取区块链的思维,与其他技术进行有机融合,寻找相应的落地场景。从纯技术角度,区块链在数据的获取与处理方面,如何实现与大数据、物联网的深度融合,特别是区块链如何在人工智能挖掘各种数据背后隐藏的相关关系的基础上,既能实现数据的透明和不可篡改,又能为数据服务人类生产生活增加新的维度,还需要从基础科学,应用技术等方面开展研究和试验。所以,那种以为区块链的“上半场”已经结束,现在开始进入“下半场”的说法,反映的是对区块链技术体系复杂性基本认识的缺乏。

最近几年来,关于区块链的书籍很多,但是更多的是描述区块链的技术原理,内容的重复部分比重过大。加之以区块链技术为中心的相关领域拓展很快,导致大部分区块链的书籍难以维系稳定的读者群体。高承实博士的《回归常识》一书,没有以区块链的技术原理为重心,而是置区块链技术于区块链复杂系统之中,向读者展现的区块链发展和应用过程中的各类问题,有理论,有分析,有实际案例,所以更像一本即时性的区块链认知手册。还要指出,作者对区块链的认识超越了技术和经济层面,多处提出区块链引发深刻的社会变革,导致经济和社会组织的权力结构和利益结构的改变,甚至人类社会的进步。所以,区块链背后有着“革命”含义。作者所有这些探讨、尝试和努力都值得肯定。

当然,这本书的章节结构的内在逻辑不够严谨,书中内容论述既有重复之处,也有根据不足之处。对于诸如“公有链”的暗淡前途的判断,以及对“比特币”的“共识破裂”和属于“通缩类型”设计的结论,似乎缺乏更有说服力的阐述。

在中国,需要更多像高承实博士这样既有理工科训练,又能够实践和著书立说的人。中国正在进入需要全方位科学教育普及的时代,区块链不仅当下,在可以预见的未来还会继续是一个引人关注的课题。因为,在人类近现代科学技术历史上,还没有一种技术像区块链这样涉及到如此多的学科,具有如此强烈的复杂性、系统性和集群性特征,显现有如此之大的潜力和张力,为人们提供对制度转型的丰富想象空间。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