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金融】Staking Finance(1) | 质押方式的共识金融已经到来

《【区块链金融】Staking Finance(1) | 质押方式的共识金融已经到来》

#Staking Finance系列文章,本系列追溯了整个Staking的发展历史,分别从

#Staking as a Reward 质押奖励

#Staking as a Service 质押服务

#Staking as a Operation 质押操作

#Staking as a Derivatives 质押衍生品

4个角度,阐述了PoS共识发展的四个金融阶段,从而引出Staking Finance必然发展趋势——随着PoS共识的进一步被采用,Staking金融必将发展的越来越繁荣,在这个发展过程中,Stafi Protocol会是这个浪潮中的主力,为Staking Finance提供基础设施,建造未来城池。

本文是#Staking Finance系列文章的第一篇。

插播:很高兴宣布Stafi加入了Substrate Builder Program,Builder Program项目是Parity(主导Polkadot开发团队)专门为Substrate使用者创建的一个“家园”。在这个家园中,使用者们可以通过线上和电话会议等方式,分享使用Substrate过程中踩过的坑和解决经验。

已经加入的项目中,包括Edgeware,Plibra,Acala等优秀项目,Stafi经过充分的材料准备,也通过了审核。

最早是Randy和我说了Staking Finance的说法,后来看到Near项目也采用了Staking Finance,伴随出来的一个词是Staking Contracts,大部分人的理解StakingContracts是以太坊上的智能合约,但Stafi上的Staking Contracts指的是Stafi链上和各条原链交互的一组代码。Staking Finance和Stafi的理念契合,Sta+Fi实际上是Staking+Finance的缩写,最近我们加入了Chorusone的研究课题小组(Liquid Staking Working Group),该研究由Cosmos基金会资助,是关于Staking Derivatives的调研活动,我想和大家一起来分享一下关于我们对Staking Finance的看法。

这是关于Staking Finance的系列文章,共有三篇,三篇文章将从Staking as a Service(Reward),Staking as a operation和Staking as a Derivative三个角度分别介绍Staking Finance,整体内容包含了我们对Staking生态的思考,欢迎讨论交流,。

Staking as a Reward

从Decentralized Finance开始,人们热衷于在区块链创造和Finance有关的词汇,除了Decentralized Finance之外,还有Open Finance,还有Stake Finance。Stake和Staking的区别,前者更像是一种金融股份,而后者更像是一种金融动作。按照这样的定义,Stake Finance和Decentralized Finance属于同一种类别,而Staking Finance类似于一种需要动作(服务)来触发的金融。

Staking,很难将其理解准确。在PoS共识当中,Staking已经被衍生出来多种含义,Staking as a reward,Staking as a service,Staking as a operation是常见的说法。最早,Staking其实是PoS共识里面的一条命令,执行命令相当于告诉网络里的其他人,你要参与共识。命令执行者大多需要开着电脑,运行官方的客户端。共识的安全和参与者运行的程序有较大关系,共识通过代币激励吸引更多人参与,参与者因为提供了电脑的计算能力和存储能力,获得了奖励。2014年前后,这种方式特别受欢迎,因为门槛较低,运行的程序多达三千多个,早期的参与者拿走了大部分激励。从那时候开始,Staking和Reward大都连在一起出现,而Staking as a reward后来变成了一种通俗叫法。可以说,是共识奖励(Reward)赋予了Stake第一层金融意义。

大概是因为共识参与人需要24小时候开着电脑,所以Staking是一种现在时(ing)的表现形式,而不是Stake。但人们总是懒惰的,一般情况下,节点的数量发展一般会在共识上线时缓慢爬坡,而在一小段时间后开始缓降,达到一个均衡,但这个均衡状态并不是网络安全所需的理想状态,这让很多共识创造者开始思考如何解决人们的懒惰问题,从历史的发展来看,这个问题并不好解决。

社区开始出现“代理人”是一个解决契机,这些代理人愿意花自己的时间帮助其他参与者守护在电脑前,他们创建了类似于PoW矿池的服务项目,代运行Staking。和矿机托管类似,持币人需要将代币发送到矿池掌控人手中来进行挖矿。矿池服务者很像是个体商户,他们争相在市场(Bitcointalk)中,贴出自己的服务细节,其中包括地址,服务费率,奖励返回时间等等,吸引委托。

Staking as a Service

共识创造者觉得这种服务有太大的中心化风险,毕竟代币的拥有权发生了转移,他们转而创造了一种“委托”共识(DPoS),希望人们可以以委托的方式(拥有权由底层确权),减少运行着在电脑前守候的时间。DPoS运行了一段时间,获得了比较不错的效果。可以说,DPoS直接扶正了矿池的运营商,让正规的矿池服务商得以安心的提供服务,也就是在那时候,矿池服务商开始大量出现的,后来这种服务被称作为Staking as a service。在支持委托的共识中,不善于技术的持币人得以将手中的代币委托给服务商,以币生币,服务商从获得的收益中收取手续费,来支付代运营的花销。Staking Service从2016年开始,总体的服务框架并没有发生太大的改变,有一些小修改但并不影响整体,可以说,委托(Delegate)赋予了Staking第二层的金融意义。

Staking as a reward和Staking as a service更多是融合在一起,随着PoS共识创造者一致的认识,大多后来者都支持委托类型的Staking(Delegate Staking),金融服务的意识在PoS共识中得到深化。使用委托服务来获得激励变成了大部分持币人的选择,一些服务商的服务指标变成了共识选取验证人的前哨,持币人按照服务商提供的指标进行选择,委托较多的服务商得以获得奖励机会。在诸多的标准中,奖励(Reward)的多少仍然是最重要的,而不是服务(Service),其中反馈奖励多少的指标里面包含手续费多少,系统稳定情况以及惩罚情况(Slash),后两者偏技术指标,很多委托者还是更关心手续费率,通常提供越少手续费率的服务商,会获得更多的青睐。

两层金融意义的叠加,市场向激励(Reward)倾斜,这导致了服务(Service)市场的恶性循环。低手续费的恶性竞争让很多服务商开始售卖“周边”产品,拥有更多资源的团队转而向独立服务商销售服务,小型服务商为了获得更多委托者,通过树立专业性另辟蹊径,大部分小型服务商找不到定位,逐渐失去了竞争力。后随着交易所加入这场战役,更是直接终结了小型服务商的生命周期。Coinbase在2019年开始提供Staking 委托服务,收取50%以上的管理费,而Binance更是以0手续费的方式,提供Staking委托服务,这对市场竞争来说,可以说是摧毁性的打击,也直接影响到了项目的去中心化程度。

而去中心化程度是一个PoS项目的核心,共识开发者在整个Staking Finance的发展过程中,做了非常多的修改来对抗节点生态走向单一的问题,奖励(Reward)和服务(Service)的体系仍然是修改的重点,好在市场给了足够多了反馈,大部分新设计的项目都拥抱了服务商主导的Staking Finance。从2016年后开始,新型共识中,激励大多“直接”面向服务商(项目官网上,大部分文档都是针对验证人(Validator),虽然也有少部分面对持币人(Staker),但是服务商仍然被认为是项目方联系持币人的最好桥梁,通过激励服务商,项目方省去了直接和用户沟通的步骤,从而把精力放到了共识的创新方向上。

PoS中的Staking Finance的进化过程

奖励(Reward)和服务(Service)的体系可以归结为激励层面,也就是我们常说的Token Economy。因为主导区块链发展主力是极客的缘故,激励层面的进化是探索性的,是谨慎的,也是极其克制的,Follow the Satoshi成为了最重要的方式。在比特币价值被广泛认同后,后来者大多“抄袭”了比特币的经济设计,但由于PoS共识与PoW共识的不同,新共识的经济设计和比特币还是有非常多的不同,我尝试简化PoS中Staking Finance的进化过程:

PoW以BTC为起点

BTC总量固定,特点是紧缩型,通过算力挖矿产出,每四年减半奖励

PoS以PPC为起点

PPC 无上限,年增发1%代币,通过Staking挖矿产出,销毁交易手续费抗通胀,以实现BTC的紧缩型经济结构,跟随BTC(Follow the Satoshi);

BLK无上限, 年增发 1%,通过Staking挖矿产出,没有抗通胀手段,属于小通胀类型,跟随PPC(Follow the SunnyKing);

Nxt 没有通胀,通过Staking挖矿产出,奖励是手续费(最早规定1nxt/笔最少),跟随BTC(Follow the Satoshi);

BTS没有通胀,有预留池,交易手续费补充池子,只有验证人可以获得奖励,跟随BTC(Follow the Satoshi)

NEU年通胀6%~100%,并没有抗通胀的手段,属于在PPC基础上进行的修改。

……

2016年后

XTZ通胀5%,并没有抗通胀的手段,属于在2016年前所有PoS项目上做的修改;

ATOM通胀浮动在7%~20%,同样属于2016年前所有PoS项目上做的修改

……

早期Follow the Satoshi的项目,大多采用0通胀或者接近于0通胀的整体设计,但由于初始代币已经全部分发,导致PoS项目上线后就必然存在通胀模型,要不然无法保证网络运行。无法避免通胀的事实,共识开发者采用了不同的抗通胀手段,要么增发足够小要么通过销毁手续费等方式实现,BLK和NXT就是典型的例子。

但大多Follow the Satoshi项目并没能复制BTC的成功,接近于0通胀的设计,符合人们对现实中无线通胀的抵触心理,但因为低激励的原因使得PoS共识安全广受诟病。部分极客进行了修改,单纯增大了通胀率,如Neu首年6%~100%的年通胀率,但Neu上线不到个把月就消失了,证明了纯高激励的货币政策在历史上是错误的。

关于通胀率的多少到目前为止仍然难以定论,经济条件错综复杂是重要原因之一,通胀率的另外一个本质其实是财富分配,如何分配不仅是加密货币中存在问题,在传统世界里面也一直是一个令人头大的问题。有很多学者对加密货币的共识机制做了研究,但是没有所谓的一招吃遍天的方案,Staking Finance的发展过程非常的曲折。

在2014~2015年,Staking Finance的发展迎来一个分水岭,市场行情的大幅度下跌,使得PoS的开发者得以在熊市这个较为“舒适”的环境下进行思考,这段时间内,开发者创造了非常多的PoS项目,并且在2016年左右完成了PoS的安全论证,当前正在发展的Staking Finance大部分是2016~2017年间创造的产物,基于此的项目也都完美错过了2017~2018年的上涨周期,但好饭不怕晚,好项目的价值还是显现的。

从奖励(Reward)过渡到服务(Service),关于质押方式的金融生态(Staking Finance)一直在发展当中,这段发展围绕共识,是去中心化和激励层面之间的博弈,2013~2016年这段时间,涌现出了非常多变现卓越的项目,无论是市值上还是共识上。在现在的2020,虽然大部分项目已经看不见了,但是它们留下的贡献还是默默在影响着大部分的开发者,所以,我们是可以从众多项目中观察到Staking Finance仍在不断发展的轨迹的,应该说,从2019年开始,质押方式金融正在转变成多种类型的操作性金融(Operation Finance),这种金融下衍生的服务可被称作为Staking as a Operation。项目通过采用Staking-Slash的奖惩机制,对不同业务场景进行了细分,并赋予了很多服务商一些特殊的职责,如解压,加密或是治理等,这些职责已经远远超过了出块本身。

在下一篇文章中,我会和大家讲讲Staking as a Operation的可操作性金融。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