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子法》修订呼声高 有望提高审核标准

小柚财经:《种子法》修订呼声高 有望提高审核标准

今年4月份农业农村部宣布适时启动《种子法》等相关法律法规修订工作后,近期动作不断,种种迹象表明,主管部门有意提高种子审批门槛。

近日主管部门活动频频,5月31日,农业农村部网站刊登文章,农业农村部部署开展2021年全国种业监管执法年活动,对加强种业知识产权保护、严格品种管理和市场监管、强化执法办案等工作作出安排。农业农村部今年将推动修订《种子法》、《植物新品种保护条例》,配合最高法院研究出台关于审理侵害植物新品种权纠纷案件具体应用法律问题的司法解释,研究修订植物新品种复审规定。此外,要加大品种权保护力度,优化植物新品种审批流程,压缩审查周期,提高审查质量和效率,建立全国统一的侵权案件协查联办平台。

5月28日,农业农村部种业管理司、法规司召开修改《种子法》座谈会。全国人大农业农村委员会法案室及农业农村部相关司局单位负责人员,科研单位相关专家和种业企业负责人参加座谈会。会议在系统分析种业发展新形势的基础上,着眼我国种业发展全局,立足新发展阶段,坚持问题导向和目标导向,围绕《种子法》修改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建立实质性派生品种制度,以及提高植物新品种保护水平等进行了深入研讨。会议指出,开展《种子法》植物新品种保护内容修改是落实党中央关于打好种业翻身仗决策部署,加强种业知识产权保护,完善法律制度体系的重要举措,十分必要和迫切。

目前,种子行业存在“品种多”“同质化”“仿种子”等问题,,每年都审批不少新种子,这些种子不少是重复开发,存在近似雷同等情况,其中核心原因,是我国在种业审批上,没有和国际标准同步。

这其实有历史原因,2000年7月8日,第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通过了《种子法》,后在2004、2013年多次修订。国际上有一个国际植物新品种保护公约,简称UPOV公约,是保护育种者权益的重要国际协定,先后经过1972年、1978年、1991年三次修订。我国于1999年成为UPOV第39个成员,一直采用的1978年文本。

国内要求采用1991年文本的呼声越来越高。在育种方面,78文本和91文本两个标准的核心区别是91文本里新引入了实质性派生品种概念,对实质性派生品种的生产和商业化应用,需征得原始品种权人的许可,否则即为侵权。这保护了真正的原创性。种子行业虽然很庞大,但优秀种业资源其实并不多,不少都是在别人基础上继续开发,有些就是简单模仿,套牌盛行,也让有原创优势的种业公司无奈。现在有技术能轻易判别种子是哪些种质资源派生,技术上并不存在难度。

套牌,就跟游戏开发一样,有些核心无法绕开,比如《征途》游戏在中国多年,有不少私服,也有二次开发者,《征途》版权方的收益要靠法律保护,现在《征途》版权方每年都收取不菲专利费。版权或者知识产权的核心,是需要法律制定之后,严格执行并保护。

种业研究者张鑫认为,如果这条规则被采纳,至少有80%种子品种会被淘汰。

业内认为,建立实质性派生品种制度是加强种业知识产权保护的核心,是本次《种子法》修改的重点。农业农村部负责人近日表态,将推动品种由“多乱杂”向“多专优”转变。一是狠抓品种审定监管,研究提高主要农作物品种审定标准,二是启动登记品种清理。以向日葵“仿种子”为突破口,开展非主要农作物登记品种清理。三是强化技术支撑,加快建立分作物分子指纹库,严格和规范品种审定和登记“特异性、一致性、稳定性”测试。

推动种子行业有序发展,打击多乱杂现象,是政府和从业者的一致呼声。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