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行高层出差坐火车硬席、经济舱 互联网大厂涨薪俩月 金融“民工”两人一室

小柚财经:投行高层出差坐火车硬席、经济舱 互联网大厂涨薪俩月 金融“民工”两人一室

  出入高端酒店,往返商务客舱,投行精英们的待遇一直以来都令人羡慕。

  但如今可能有变。

  近日,有消息称,中国两大投资银行正在大幅削减差旅预算,以控制成本并提高盈利能力,这将影响初级银行家和高级董事。

  根据彭博看到的一份备忘录,从这个月开始,中信建投证券董事总经理在国内出差搭乘的交通服务将降级,搭乘飞机时为经济舱,高铁动车为二等座,火车则是硬席。根据另一份备忘录,其规模更大的中信证券要求董事总经理搭乘经济舱,但没有具体说明他们之前提供的旅行等级。

  另据界面新闻报道,中信证券和中信建投下发新版《差旅费管理办法》(下称《办法》),自7月16日起开始生效。《办法》显示,在境内出差交通工具方面,不论职务高低,均采用同一标准——公司执委会成员和高管、其他人员在境内出差时,仅可乘坐飞机经济舱、火车硬卧(席)、高铁二等座、轮船三等舱、全列软席列车的二等座。

《投行高层出差坐火车硬席、经济舱 互联网大厂涨薪俩月 金融“民工”两人一室》

  住宿标准方面,公司执委会成员和高管、其他人员的标准分别为700元/500元每天,北上广深地区最高可上浮200元/人/天,中信证券此前的住宿费标准为900元/700元每天,而中信建投则为800/600元每天。

  根据中信建投的备忘录,该公司鼓励多名员工共同出差时入住双人房间。如果他们这样做,可以比入住单人间多获得50%的每日津贴,而之前的规定是增加30%。备忘录说,虽然员工可以自掏腰包支付升级费用,但强烈建议员工不要这样做。

  综合补助方面,员工不分职级,市内交通费标准为 80元/人/天(包含往返机场、火车站等交通费及出差地交通费)、伙食补助费标准为100 元/人/天。

  这是什么概念?

  从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到陆家嘴金融区,打车单程都要约200元。而在之前,往返机场和火车站的费用是可以单独报销的。

  对此,有投行人士表示“难受”,要自己贴钱打车甚至贴钱住酒店,相当于“义务打工”;不过也有部分投行人士认为,新规对底层人员影响不大。

  另外,不只是差旅费,招待费也有所缩减。中信证券、中信建投还于同日下发了《业务招待费管理办法》和《费用开支管理办法》,生效日期也是7月16日。

  对此,据每日经济新闻,中信建投某内部人士表示,此消息基本属实。而中信证券某内部人士则表示这是属于常规调整。除此之外目前尚未有更多官方回应。

  不只中信,大家都减?

  知情人士曾表示,财政部去年初向国有金融企业的发布过相关规定,详细说明如何限制薪酬,以削减差旅预算,控制成本,这次旅费的调整正是遵守规定。而且这是所有金融机构统一调整,并非是针对券商。据悉,内地大型主权财富基金及银行都受到了影响。据界面新闻,中信建投一位董事总经理透露,目前同属中央汇金旗下的中国银河证券、申万宏源证券也进行了调整,中金公司则尚未调整。

  事实上,也不是近年来业内首次有券商压缩投行人员差旅费标准,早在两年之前华东地区某大型券商就曾出台类似的措施。据每日经济新闻,该券商某投行人员表示,“我们以前出差坐高铁能(报销)一等座,2年前就变成只能(报销)二等座了。”

  要调整的也不只是内地金融机构,全球许多银行正在重新评估差旅需求并讨论远程工作的范围。

  经过疫情来一年多的封锁和在家办公,汇丰控股首席财务官Ewen Stevenson表示,该行到今年秋季的商务差旅预算减半,将更多地依赖“视频技术,减少长途差旅”;渣打银行也预期差旅成本会大幅降低;Nordea Bank Apb的首席执行官Frank Vang-Jensen也曾表示“商务旅行肯定会大大减少”。

  汇丰此前表示,2020年的商务旅行费用下降了3亿美元,如果这一行为模式持续,未来每年可节约1.5亿美元。

  互联网大厂涨薪俩月

  金融“民工”两人一室

  “互联网大厂涨薪俩月,金融民工两人一室”。这是网友调侃的一句话,但也确实道出了些心酸和唏嘘。

  就在7月13日,京东集团宣布自2021年7月1日开始到2023年7月1日,用两年时间,将员工平均年薪由14薪逐步涨至16薪,在2021年7月1日之前的基础上直接涨薪两个月。消息发布后,瞬间冲上了微博热搜,大家纷纷表示羡慕。此外,字节跳动等多家互联网大厂取消“大小周”也让不少码农普大喜奔(当然哀嚎失去巨额加班补贴的先另当别论)。

  所以,券商要过紧日子了?

  某头部券商非银行业分析师认为,虽然券商的主要成本都是人工,是人力密集行业,不过对中信证券和中信建投而言,差旅费占营业成本的比例其实不高,受疫情影响的去年,两家券商差旅费约占其管理成本大约都只有1%左右;疫情前的2019年,中信证券差旅费占业务及管理费用的比例为2.57%,中信建投这项比例为2.7%。

  该分析师认为,之所以要压缩差旅费标准,可能主要是为了体现节约发展的态度,但压缩差旅费对其降本增效的作用应该很有限。

  值得注意的是,真正占到这两家券商管理费大头的是职工费用,也就是员工薪酬、奖金等指出。虽然去年宏观经济受到了疫情影响,但这两家券商在职工费用的支出上都不降反升,其中中信建投去年职工费用支出64.36亿元,同比大幅增长36.6%。

  ……所以,从这个角度看,恭喜程序员喜提涨薪之外,也大可不必为投行精英们损失的“小钱”过度担忧。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