均普智能上市大涨 宁波富豪收获第二个IPO 身家半日涨19亿

小柚财经:均普智能上市大涨 宁波富豪收获第二个IPO 身家半日涨19亿

  同样出自王剑峰的手笔,均普智能的诞生也是一部眼花缭乱的收购兼并史。

  3月22日,智能制造装备供应商均普智能(688306.SH)登陆科创板,开盘大涨20.07%。

  在一众新股中,均普智能的发行定价可谓“便宜”,为5.08元/股。根据此前披露的发行数据,投资者们对于均普智能的发行充满乐观:网下投资者无一弃购,网上弃购率也仅有0.44%。

  时代财经注意到,这是宁波人王剑峰斩获的第二个IPO.11年前,他一手主持了均胜电子(600699.SH)的借壳上市,然后又通过一连串的海外并购,将均胜电子打造成市值200亿的汽车安全龙头公司。

  与均胜电子类似,均普智能的资产大多是通过兼并购买而来。从公司成立到科创板上市成功,均普智能仅用了5年时间。如何用好收购来的资产和上市融资的机遇,将会是均普智能之后真正需要关注的。

  截至中午休市,均普智能报收6.83元/股,涨34.45%;均胜电子微跌0.58%。

  眼花缭乱的兼并史

  根据此前报道,王剑峰是学美术出生,上世纪90年代毕业于杭州美院(现中国美术学院)。从继承父亲的汽车紧固件小厂开始,王剑峰进入了汽车行业。在资本市场上,王剑峰以海外并购闻名。2011年到2018年,他旗下均胜电子的“买买买”几乎每年都有。

  2011年,均胜集团并购德国普瑞,均胜电子借壳ST得亨上市成功;2012年,均胜将普瑞资产注入上市公司;2014年,均胜电子收购德国IMA公司;2015年,均胜电子完成德国GUIN并购交割;2016年,均胜电子收购汽车安全系统供应商美国KSS、工业机器人公司EVANA、德国智能车联专家TechniSat Automotive;2017年,均胜集团收购奥地利M&R自动化公司;2018年,均胜收购高田资产,成立均胜安全系统公司。

  王剑峰曾不无自豪地对媒体表示,“7年前很多人说我们被骗了,7年来我们又买下7个公司。”

  宁波本地媒体则赞美王剑峰的大手笔海外并购——“他主导的均胜案例被北大搬到课堂”。

  2019年,均胜电子子公司收购了合资公司延锋百利得部分资产。这是Wind显示的均胜电子最后一笔对外购买兼并,“买买买”让均胜电子一跃成为全球第二大汽车安全公司。

  3月21日,均胜电子证券部工作人员向时代财经表示,今年公司暂时没有对外购买兼并的计划,公司的主要任务是做好主营业务,实现扭亏。

  1月28日晚,均胜电子预告,2021年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1.8亿元~-37.8亿元。时代财经注意到,这是均胜电子借壳上市以来首次出现亏损,还引来交易所连夜下发问询函。

  同样出自王剑峰的手笔,均普智能的诞生也是一部眼花缭乱的收购兼并史。

  根据官网和招股书信息,2017年,均胜集团设立均普智能的前身——宁波均普工业自动化有限公司(简称NPIA),NPIA则设立了海外持股平台PIA控股。

  接着,均胜电子将合资公司宁波均胜普瑞工业自动化及机器人有限公司(简称JPIA)50%的股权转让给Preh IMA,后者是均胜集团2011年收购的德国普瑞的PIA部门独立出的子公司。然后,NPIA通过PIA控股,从均胜电子手中收购了Preh IMA及其全资子公司JPIA等。

  与此同时,NPIA又通过PIA控股,收购完成了德国的创新工业自动化及智能制造供应商Macarius GmbH。

  从无到有,从NPIA成立到完成上述所有并购,只用了短短半年。NPIA成立一年后,恰逢国家提出建立科创板,这给NPIA提供了更便捷的资本之路。

  2019年,NPIA进行股份制改革,正式改制为均普智能。2020年9月均普智能提交招股说明书,2021年6月科创板过会,上市之路可谓非常顺利。

  实控人身家半日涨19.48亿元

  作为同一实控人控制下的兄弟公司,均胜电子与均普智能的关系一直非常紧密。不仅均普智能的部分主要资产来自均胜电子,均胜电子及子公司也是均普智能的重要客户。

  招股书显示,2018年~2021年上半年,均普智能对均胜电子的销售金额占其同期营收的11.78%、12.03%、23.14%、5.97%,分别位列第二大、第二大、第一大、第四大客户。

  3月21日,均胜电子证券部工作人员亦向时代财经表示,在均普智能上市之后,公司会继续与其保持紧密合作;均普智能的上市融资扩大规模,也有助于均胜电子的发展。

  时代财经注意到,均胜电子还参与了均普智能的战略配售,耗资近5000万元买入979.3551万股。按照3月22日中午报收价6.83元/股计算,均胜电子这一笔股权投资已经浮盈约1689万元。

  均普智能的保荐机构海通证券,也通过子公司海通创新证券投资有限公司参与了战略配售,耗资近6000万元买入1181.1023万股,这一部分的浮盈当天上午也达到了2067万元。

  当然,相较于两家战略配售,从均普智能上市中获利最多的还是实控人王剑峰。

  招股书显示,王剑峰通过均胜集团及韦伯咨询合计控制公司78.18%股权。均胜电子在2020年8月一则公告里面对于这份资产给出过估值:“按均普智能最近一轮融资投后38亿估值计算,公司实际控制人王剑峰先生直接或间接控制均普智能股权对应股权价值约为29.71亿元。”

  资本“炼金术”到底有多神奇?

  Wind显示,上市之后,均胜集团和韦伯咨询合计持有均普智能58.64%。按照3月22日中午均普智能83.89亿市值计算,王剑峰掌握的均普智能股权价值49.19亿元,身家半日涨了19.48亿元。

  不过,在上市之后,均普智能面临的挑战同样不小,基本都是“买买买”的后遗症。均普智能7.5亿的募集资金中,有2.3亿元是用于偿还银行贷款。

  此外,2017年的连环并购还累计了巨额商誉。截至2021年6月,均普智能的合并报表账面商誉净值为6.73亿元。均普智能在招股意向书中提醒,报告期末,公司扣除商誉净资产为负。

  商誉减值的情况已经发生在了王剑峰的另一家上市公司均胜电子身上。根据公司公告,均胜电子2021年亏损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因汽车安全业务相关区域收入预测下调以及税前折现率大幅提升,计提商誉减值。均胜电子预计在计提商誉减值准备20亿元~25亿元后,剩余商誉账面价值仍高达45.3亿元~50.3亿元。

  另外,均普智能的新股东们一进来就要和老股东们一同承担公司的负债。招股书提醒,“受2017年同一控制下收购Preh IMA产生大额亏损的影响,截至2021年6月30日,发行人合并报表累计未分配利润-68,474.40万元。”

  这笔亏损将由本次发行后的新老股东按照持股比例共享和承担,这也意味着在累计未分配净利润转为正前,股东们无法获得分红。

  在上市当天的激动消退后,对于王剑峰,乃至于均普智能、均胜电子两家公司管理层来说,如何发挥两家兄弟公司的协同效应,实现2022年的业绩增长,才是所有投资者最关心的话题。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