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 推特需要马斯克

小柚财经:观点 | 推特需要马斯克

  特别喜欢在一个社交媒体平台上发声,该怎么办?

  埃隆·马斯克的做法:把它买下来。

  4月4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披露的一份文件显示,特斯拉创始人、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购入了社交媒体公司推特9.2%的股份。此举让马斯克取代VANGUARD GROUP INC成为推特公司最大的外部股东。

  要知道,推特前首席执行官Jack Dorsey的手里,也不过只握有2.3%的公司股份,马斯克不费吹灰之力就超过了这位前推特掌舵人。

  说得再细一点,马斯克目前手中握有73,486,938股推特通股,据推特周一收盘价计算,马斯克手里的推特股票已价值36.72亿美元,约合233亿人民币。而且据最新消息,推特将任命马斯克为董事会成员。

  爱发推,就买下它

  入股推特花掉的这点「小钱」对马斯克来说,可能都不值得他专门为此事发一条推。根据去年12月31日,彭博社公布的2021年全球亿万富豪指标排行榜(Bloomberg Billionaires Index),马斯克的身价高达274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74万亿),是全球第八大富豪巴菲特身价(1100亿美元)的2倍多。

  随着全球电动汽车需求不断上涨,特斯拉的股价也在不停飙升,马斯克的财富在此过程中曾冲破3000亿美元大关,朝着4000亿的天文数字一路狂奔,后又回落。截止4月5日,马斯克在彭博全球亿万富豪指标排行榜上的净资产是2880亿美元,排名全球第一。

  需要注意的是,马斯克目前的持股比例是9.2%,不足10%。持股比例低于10%在华尔街的语境里,被定义为「被动控股」。这意味着该股东既没有打算实际控制该公司,也不想对下一任首席执行官指手画脚。

  但这样针对普通投资者的定义,在「火星人」马斯克身上显然不适用。

  Ark Investment Management LLC创始人、「女股神」Cathie Wood谈到这桩股权收购时,就对推特新任首席执行官Parag Agrawal的未来忧心忡忡。「这很有可能意味着另一次领导层的更迭。」Cathie说,「马斯克正在释放强烈信号」。

  Parag Agrawal去年11月29日才登上推特首席执行官的宝座。2011年加入公司 、2017年任职推特首席技术官的他拥有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本科就读于印度理工学院。担任首席技术官期间,他领导扩展了推特的广告系统。

  白宫新闻秘书Jen Psaki得知该消息后,意味深长地来了一句:「希望我们能继续使用推特,就像大家所希望的那样。」

  分析师Jero Chino说得更直白:「马斯克突然扩大购买股票的目的,是想收购推特。」

  Cathie Wood对马斯克即将动手改组推特公司管理层的担心并非空穴来风。一方面,因为他是这个星球上最爱发推特的人之一;另一方面,是因为这个目前全球最有钱的人对推特现有机制频频表达不满。

  3月25日,马斯克曾在推特上发布一项投票:你觉得推特遵守「Free Speech」原则吗?该问题引来超过200万张投票,其中70.4%的投票者认为推特目前的做法「不合格」。

  3月26日,收悉投票结果的马斯克在推特上询问大家:「是不是需要一个新的平台了?」

  想象一下,拥有超过8000万粉丝的宇宙网红,突然暗示想亲自操刀做一个新的社交媒体平台,并且得到了绝大多数网友的力挺与支持,推特的首席执行官该有多慌。

  CNN记者Brian Stelter对马斯克成为推特最大外部股东这件事,比推特首席执行官还紧张:「这个星球上最富有的人,刚刚购买了我们最重要的通讯工具之一的一大块。他还是世界上最大卫星网络的拥有者之一。他非常强大,难以置信。」

  收购消息公布后,马斯克表现得异常平静,只以推特公司最大外部股东的身份发表一条推文:「哦,嗨,哈哈」。半小时后,正常的马斯克回来了,开展了一次足以令Parag Agrawal胆战心惊的投票:「你们想要一个‘编辑’按钮吗?」

  该投票接收到的2,595,265张投票里,超过75%的投票者选择「赞成」,不到25%的人投给「不赞成」。

  「心机boy」马斯克还假装不经意在投票里埋了个梗:手滑把「yes」和「no」错拼成「yse」和「on」,旨在催促推特工程师们,赶紧加班添加「编辑」按钮。

  马斯克拼错字?这件事发生的概率,比特斯拉被福特干掉还低。马斯克是「恶名昭彰」的完美主义+偏执狂,会因书面拼写错误大发雷霆,甚至开除老员工。

  《硅谷钢铁侠》一书中描写过这样一个案例:2010年5月,马斯克群发了一封主题为「首字母缩写词真恶心」的邮件。在这封邮件中,他非常简单粗暴地说:「除非得到我的批准,其他缩写词不能列入SpaceX词汇表,讨厌的缩写版本事实上比原词更费解。」

  喊话推特动作的潜台词或许是:你们再磨蹭,就别怪我老马亲自下场敲代码了。毕竟马斯克最不能忍受的就找借口推脱或者缺乏明确的工作计划。

  阿什利·万斯在《硅谷钢铁侠》里写道,马斯克一天工作16小时,比两个人每人工作8小时更有效率。原因是一个人不需要开会、不需要与谁达成共识,也不需要在项目中帮助其他人。

  假如,是说假如,推特的工程师们鼓足勇气告诉他们最大的股东马斯克,「编辑」按钮上线很困难,短期无法实现。那他很有可能会说:「fine,这个项目从此与你无关了,从现在开始我负责这个项目,我的工作我来做,你的工作我也做。」

  毕竟上线一个「编辑」按钮,马斯克一人一机一天就够了。

  人狠话贼多

  虽然经常要把一分钟分成八份用,但马斯克依然每天都活跃在推特上,他从不发那些四平八稳的公关推文,也不欣赏大多数公司高管滴水不漏的发言风格。他只说自己想说的话,特立独行,口无遮拦,且亲自编发。

  2009年6月,马斯克注册了推特账号。但直到一年后的2010年6月,他才发出第一条推特。

  彼时的马斯克,想当网红,但不够红。还不是一条推文搅动万千粉丝的心,几个单词带动加密货币和股票价格飙升的「马大嘴」,正为蜕变成「推特之王」蓄力。

  简单来说,是人不够狠,但话贼多。

  马斯克非常喜欢和网友互动,将平权演绎得淋漓尽致。他互动的对象从不固定,既有坐拥百万拥趸的超级大V,也有粉丝数刚上两位的新村手1级小号。回复内容不固定,可能是一串神秘数字,一个表情符号,或是一段正儿八经的学术讨论。回复时间更是随心所欲,从凌晨到后半夜,工作日、周末和假期,「007」工作制资深爱好者。

  从2018年开始,马斯克的推特开始切换成「语不惊人死不休」风格。正是这种百无禁忌的风格,将他送上「推特之王」宝座。

  2018年4月1日,马斯克发推宣布「特斯拉破产了」,「完完全全地,彻底破产了」,并配上自己胡子拉碴,露宿街头,破纸板为被的照片。特斯拉股价当日大跌7%,投资者揭竿而起,只想赶紧把他的手机扔了!

  2018年8月,马斯克在推特上表示「考虑将特斯拉私有化」,特斯拉股价第二天上涨超过13%,但私有化并未进行,导致股价下跌。这种在公开场合发表未经审核公司规划观点且影响股价的做法,引起了美国证券交易监督委员会(SEC)的注意,他们指控马斯克涉嫌欺诈。

  最终,双方和解,马斯克支付2000万美元(约人民币1.34亿元)的罚款,特斯拉承诺「建立额外的控制程序,来监督马斯克在社交平台上的言论」。

  你以为马斯克会就此乖乖就套上推特「紧箍咒」吗?当然不,第二天,马斯克发推嘲讽SEC,称该机构是「Shortseller Enrichment Commission(做空者致富委员会)」。

  2019年2月,马斯克再次发推,表示「2011年特斯拉还没有造出任何的汽车。但是8年后,特斯拉在2019年的产量将会达到50万」。SEC抓住机会控诉称,「马斯克在发布这条推文之前没有寻求或获得预先批准,他发布的内容信息不实且已传播给2400多万公众」。

  2020年5月,马斯克不知哪根筋搭错,发推说:「我觉得特斯拉股价太高了」。当日,特斯拉市值蒸发超过140亿美元。一个月后,马斯克再度向SEC开启群嘲:「SEC三个字母,中间有一个是Elon的」。

  写在最后

  股权变化对推特这间成立于2006年,2013年登榜纽约证券交易所的上市公司来说,无疑是一件大事。操纵这件大事的主角,是马斯克这位过去十年拥有最耀眼光环的创业者,由此引发如潮般的猜测,也在情理之中。

  马斯克喜爱推特是事实,讨厌现任推特首席执行官Parag Agrawal也是事实。马斯克曾用PS历史老照片的手法,暗讽推特无情地赶走了他的好友,前任首席执行官Jack Dorsey。

  Jack Dorsey的离开,本质上也是一场资本逼宫大戏。

  2020年2月,拥有推特4%股权的投资公司Elliott Management创始人、亿万富翁Paul Singer对Jack Dorsey开炮,质疑他是否应该同时掌管这两家上市公司,其精力失衡导致推特已经远远落后于竞争对手。在遭遇激进投资者逼宫期间,马斯克在推特上多次表示,「我只想说我支持Dorsey,因为他有一颗善良的心」。

  对马斯克来说,推特不仅是宣泄情绪,表达观点,建立人设的舆论场,更是宣传特斯拉、SpaceX、SolarCity、Star Link、Neuralink、Hyperloop和Boring Company等9家公司的绝佳介质。

  特斯拉从不做广告,因为没有一家媒体可以在影响力上媲美它的明星老板。马斯克利用名气,来实践他的新闻观:赞美、批评、质疑、抨击都不要紧,最要紧的是发声。

  既然如此,让推特成为马斯克掌控的第十家公司,又何尝不可呢?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点赞